分类
用最赚钱的方式去赚钱

交易者如何从中赚钱

報道全球 傳播中國

线上抢购字画赚差价?下单1.4万后却无法转手 西安民警:网络传销

8月17日上午11时许,赵女士再次前往公安未央分局报案。目前,警方已受理此案。民警表示,经过初步调查,赵女士参与的是网络传销,买字画,再转卖给其他人,这些都是噱头,本质就是拉人头。这小程序没有具体的办公地址,背后的人应该在海外,赵女士也算是参与者。而华商报记者近日还收到多起关于该公司的投诉,与赵女士遇到的情况如出一辙。警方提醒,市民千万不要轻信天上会掉馅饼的事情。 华商报记者 卿荣波 实习记者 王煜鑫 实习生 徐可心 文/图

微交易騙局:號稱勝率90% 輸贏被平台掌控

分享讓更多人看到

客戶端下載
  • 1 人民銀行上調金融機構外匯存款准備金率:…
  • 2 銀保監會修訂《再保險業務管理規定》 涉…
  • 交易者如何从中赚钱
  • 3 國家外匯管理局:4月外匯市場總計成交1…
  • 4 20萬份數字人民幣紅包來北京!6月5日…
  • 5 一季度支付體系運行總體情況:非現金支付…
  • 6 銀保監會發文規范定制醫療保險 重點查處…
  • 7 《銀行保險機構董事監事履職評價辦法(試…
  • 8 銀保監會:一季度179家保險公司平均綜…
  • 9 【圖解】監管部門密集“發聲” 人民幣匯…
  • 10 廣發銀行發揮綜合金融優勢 助力鞏固拓展…

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,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
Copyright © 1997-2021 by www.people.com.cn. all rights reserved

第一時間為您推送權威資訊

報道全球 傳播中國

關注人民網,傳播正能量

韩国“人间地狱”福利院曝光数十年后,当局承认侵犯人权

兄弟之家的受害者朴善伊(音)在真相与和解委员会周三在首尔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。

兄弟之家的受害者朴善伊(音)在真相与和解委员会周三在首尔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。 Ahn Young-Joon/Associated Press

台灣黑幫、柬國詐騙集團:跨國博弈餘燼下新生的人口販運鏈

一直到兩週後,他才帶著滿身傷痕從西港離開。阿文所處的地方又名西哈努克自治港(Sihanoukville Autonomous Port),簡稱為西港,這個港口在中國一帶一路計畫的援助下,發展成柬埔寨最重要的經濟特區,近年因容納大量博弈產業而引來無數中國人進駐。在一片中文看板的商店和企業招牌中,各個園區門口幾乎都設有軍警輪班站崗。在這樣一座新興的中國城內,阿文受到中國主管威逼,被迫從事虛擬貨幣投資詐騙,不服從就沒有飯吃,等著他的還有毆打和電擊。

刑事局國際刑警科偵查第二隊副隊長葉泰志(右)、偵查正詹利澤(左)。兩人所屬的單位在今年首次破獲源頭在台灣的人口販運案件。(攝影/陳曉威)

葉泰志所屬的國際刑警科是專門處理跨國刑事案件的單位,經常會同台灣駐外單位與國際刑警組織(International Criminal Police Organization,通稱INTERPOL,縮寫ICPO),合作打擊犯罪。自2021年起,他們便不斷接獲外部情資顯示,愈來愈多的台灣人被困在柬、緬兩國的詐騙園區裡,遭到監禁、毆打和轉賣。

從灰到黑:線上博弈轉向詐騙,成跨國人口販運鏈溫床

過往台灣人涉及的人口販運,多半發生於在台工作的外國移工或外籍學生身上──台籍雇主、仲介藉由限制人身自由或強迫勞動等來剝削被害者。但跨越台柬和台緬的新興人口販運鏈卻翻轉了這項結構,讓台灣人成為遭到售賣的商品,而且在多個國境內串聯運作。

3年來,跨國線上博弈業的面貌已經迅速轉變。2020年,嚴峻的COVID-19疫情重創了仰賴跨國工作者的菲律賓線上博弈業,工作人員進不去,數十家境外博弈經營商(Philippine offshore gaming operator, POGOs)陸續出走,產業趨緩 (註)

當博弈業喪失合法生存空間後,鉅額利潤跟著消失,這導致業者開始想方設法活下來。其中一些人於是轉向發展同樣是線上操作,且獲利更高的網路詐騙。由賭到騙的轉變也吸引了更多不法之徒聚集,讓詐騙產業得以迅速填補博弈出走遺留的空洞。

2020年1月1日起,柬埔寨的「禁賭令」正式生效,政策更迭讓過往受惠於「一帶一路」政策的濱海城市西港陷入了空轉,大量建設停擺、人口撤出。圖為2020年2月,一名中國人在西港一間賭場酒店頂樓。(攝影/REUTERS/Jorge Silva/達志影像)

往管理更寬鬆的中南半島經濟特區走

Google地圖上可以清楚看到位於緬甸密瓦底,與泰國隔著湄河的KK園區。(圖片來源/Google Map)

如同外交部觀察,中南半島的另一側,與中國接壤的緬北佤邦、果敢、小勐拉與克欽邦等自治區,是另一處被稱為詐騙天堂的地方。該處因脫離緬甸政府的管控,皆由少數民族武裝組織(Ethnic Armed Organizations, EAO)把持,因而容納諸多犯罪集團進駐,近年來詐騙收入成為支撐當地民生與軍事的經濟來源,武裝組織則承擔起園區保安的職責,雙方演變成相互依存的共生關係。其中,據中國媒體報導,在緬北就有超過10萬名從事詐騙的中國罪犯,因規模龐大而有「緬北10萬騙子」之稱。